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富翁醒世录

叙述贪婪悭吝的财主钱士命为了敛财而不择手段,最终财尽人亡的故事。其意在规劝世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三回 时伯济时运来前后一人名顿改 小人国大人国高低两地各攸分
章节列表
第十三回 时伯济时运来前后一人名顿改 小人国大人国高低两地各攸分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西江月落运运通可待,失时时至堪期。泰否否泰自然机,幸勿自为骇异。

  善恶本非一辙,贤愚原是两岐。所争无过在几微,须要慎其趋避。

  话说钱士命在一家门首经过,望见门内一个人,困在铁铲上,捏了鼻头在那里做梦,梦见他亡故的乃兄,对他说道:"今日钱士命来家,须要借他金银钱看看,人若无钱,阳间之大难不能错过。"醒来抬头,果见钱士命正在门外,忙在铁铲上爬起,奔出门来道:"将军前来,途遇不便,今日想是送金银钱与我看,或是晓得小的困来,送枕头与我。请将军下马,将军若要知李信的所在,小的不知,若要知时伯济的踪迹,小的曾经遇过。亲历其境,他在安乐堂居住。"钱士命仰面远视,见他的容貌生得来:眉若脑,嘴落须,满头柴屑,一嘴糊涂。

  钱士命正要开言,只见门内奔出一个刁儿,哭哭啼啼,望钱士命怀里扑来,似欲要他抱的意思。钱士命是抱弗哭男儿的人,怎肯理他。爬上身来顺手将他一推,可怜一个刁儿,脑浆迸出,死于马下。钱士命便把缰绳一放,纵马跑去。那人恼羞成怒,手执鬼头大刀,骑一只蹩脚骡子,赶来要杀钱士命。无奈手臂短,汗毛也不能拔他一根,却被趋炎、附世帮助钱士命一把拿住,捉在板凳头上,一刀两段,正是:用情恐有失,执法永无差。

  钱士命识见高明,将那人杀了。你道那人是谁,原来是没撑浜中的邛汉。这邛汉果然百会百穷,他为人件件皆能,又是般般不晓,也曾在七国里贩牛,八浜里贩马,又在安乐堂遇见了时伯济,要向他借金银钱看。时伯济回他金银钱已经失落海中,只剩得一双空手。邛汉不信,因此与时伯济面和心不和,知道钱士命要捉他,欲想借钱士命的金银钱看,所以将时泊济的来踪去踪告知钱士命,哪晓得钱士命反将他杀在板凳头上,正是:趋差算得罪,为好反成隙。

  钱士命晓得了时伯济的消息,一径来到安乐堂,却又不见时伯济。另外添拨了几个豪奴,分头着紧四面搜寻。那知时伯济自从大爿田破栈中,同殷雄汉闲谈,见了钱士命,远避至安乐堂作寓,与李信总不肯疏远。那日忽遇了邛汉,向他借金银钱,一言回绝了他。只听得小人国内偏地的多要拿他,他堂堂六尺之躯,立脚不住,竟无存身之所,欲要埋名隐姓,小人国内的人,认识的居多,必须逃出小人国界。慌慌张张正走之间,忽见一只邪狗,向他乱咬。时伯济道:"狗呀狗,你欺人太过,你一见衣冠楚楚的人,便不敢作声,或摇尾而求食。你见我极穷人,就作如此形状。我看你小小狗儿声气倒大,然究非人类,我也不求计较你。"那狗不慌,仍是大声疾呼。时伯济佯佯走开,欲远离小人国地界,脚步不敢乱站,一心要向正经道路上走。看看走至下山路地方,一时口渴思饮,恰遇着了万笏。那万笏打一个哈欠,刚被刁钻用软尖刀割去舌头,含了满口鲜血,望时伯济身上喷来,手内拿一碗咸卤汤,递与时伯济。时伯济渴不择饮,正是路极无君子,接来一口呷干,口中越渴,连忙远避。又来到一个去处,看见居中一口大井,名曰市井。时伯济想欲汲水解渴,哪晓得吊桶又落在井内,只得一径过去,且到前途再做商量。朝行夜宿,行了几日,仍是小人国地界。又看见一个人手拿软尖刀在一家门首戳燕鸟巢,回头见时伯济,便微微的冷笑道:"时伯济,你时伯济三字正是远近驰名,家喻户晓,难得难得。"时伯济听得只一心走路,却不理他,一路打听,知他就叫做刁钻,好不惊骇。穿街过巷要远离小人国界,谁知道路曲折,常要走错,仍在小人国地面缠绕。心中踌躇,忽见一个圆面方眼的人,向时伯济道:"你时伯济三字,断不可再提,你姓不可改,名与宇却可改得。今走路宛如搬家一般,来来去去,身无定所,倒不如就叫做时运来,单名唤了一个来字罢。"时伯济听了,满心欢喜道:"我自今可叫时运来了。"转眼却不见了那人,他仍自忙忙前进,急欲远离小人国界。当行则行,当止则止,早望见前面茫茫大水,无边无际,好一个大河。行至河边,但见那河中:虾弗跳,水弗动,果是平和水港。虾亲眷,蟹朋友,常是来来往往。有时鱼来网凑,有时自投罗网。这边蛤蚓相争,渔翁得利;那边三日扳罾,四日施网。鳅鱼里常要拣出鳝来,鰟鮍鱼也有三条肚肠。鯵鱼吊白鱼,有躲闪的不来上钩;淘混水捉鱼,狼心肠的撒他一网。买腌鱼放生,不知死活;捉死蟹过日,岂无漏网。涉此境风吹浪打,到此地经风经浪。

  这个河就是摸奶河,时伯济来到此处,无路可走,在河边观望。只见一个人左手捉着一个蛟蛇蛒蚆,右手拿了一个泥濯竹管,在地上打草惊蛇,惹动毒蛇巢,游出一条诈死赤连蛇来。

  他打蛇打在七寸里,动也不动,只是无头无脑,他说道:"蛇无头而不行,想来是一条烂死蛇,谅不咬人。"就拿在手中,当做鳝弄。时伯济问道:"你要这蛇何用?"那人道:"我要合毒药。"时伯济道:"毒药治何病症?"那人道:"以毒攻毒,毒药即是刀疮药。"时伯济道:"刀疮药虽好,不割为妙。"话未说完,只见那人被蛇毒气攻心,七孔流血,连那蛟蛇蛒蚆一齐滚入摸奶河中去了。正是:福善祸淫天有理,情轻律重法无私。

  你道那人是谁,原来就是说嘴郎中。他平日用药,医死了人,所以如今亦自死于药。时伯济见了心酸,信步行来,只听得耳边琴声隐隐,走近几步,但见面前几棵黄连大树,树底下有个人在那里操琴,抬头见了时伯济便道:"我看你文质彬彬,莫非是时伯济么?"时伯济道:"我不叫时伯济,我叫时运来。"那人道:"你明明叫时伯济,可晓得钱将军足食足兵,领兵要灭李信捉拿你我。在路上忽然心不在焉,所以半途而废,回转家中,鬼闹了几日,幸遇了救命皇菩萨,如今弄得不亦乐乎,仍旧领兵在外。你有金银钱,借与我看,我便隐恶而扬善,否则就拿你去,献与钱将军。"时伯济听说,只不睬他,佯佯走开。那人趋跄上来,一把拖住道:"金银钱到底有若无?我和你到了此地,横竖都没有去处,倒不如一同下河去罢。"硬要拖人下水。时伯济洒脱身子,飘然远避。那人急急趋来,却不见了时伯济,刚撞着了自汛将军的人马阵前冲击。钱士命骑着拂怕玉马喝道:"贾斯文你偷了我的金银钱,原来逃在此处。"贾斯文未及辩言,便被一枝拂担义戳来,贾斯文把殷琴架住。

  战不上三合,贾斯文手足无措,连忙躲去,已经面皮削尽,战死在六尺地上,正是:是非只为多开口,烦恼皆因强出头。

  时伯济在摸奶河边,亏得闭口深藏舌,悄悄的避在一边,远远看见钱士命杀了贾斯文,只听得一声号令吩咐齐心去灭李信,捉拿时伯济。忽见有豪奴来报说:"家中有贼,请将军回府。"那人马就渐渐的去远了。时伯济方才走出,仍在河边观望,想来必要渡过此河,才离得小人国界,又无船只可渡,又无陆路可通,立在河边等候船只。遥望见彼岸地形甚高,正在猜疑,不知是何地方,忽见李信站在面前,说道:"你若要渡过此河,须耐心守候。你在此处,终是回不得家乡,见不得爷娘。"时伯济道:"那高处是什么所在?"李信道:"那高处就是大人国地界。"时伯济道:"大人国的风俗如何?"李信道:"那大人国的风土人情,与小人国正是大相悬绝:地土厚,立身高。无畏途,无险道。蹊径直无曲折,由正路居安宅。人人有面,正言厉色。树树有皮,根老果实。人品端方,宽洪度量。顶天立地,冕冠堂皇。重手足,亲骨肉。有父母,有伯叔,有朋友,有宗族。存恻隐,知耻辱。尊师傅,讲诵读。大着眼,坦着腹。冷暖不关心,财上自分明。恤孤矜寡,爱老怜贫。广种福田留余步,善耕心地好收成。果然清世界,好个大乾坤。

  时伯济道:"如此所在,隔着茫茫大水,怎能过去?"李信道:"若风头顺,片刻可到,若风头不顺就是经年累月亦不能傍岸,甚至终身漂泊也无人知道的。"时伯济道:"即我今日,怎生可以渡得过去?"李信道:"你在此处站住了脚,且立定脚头,切不可胡行乱走,须要待时而动。"时伯济道:"小人国与大人国除却此河,还有别路可通否?"李信道:"路径虽多,你既到了此地,不渡此河,如何能到大人国去?"时伯济心领神会,只在摸奶河边耐心等候。朝踏露水夜踏霜,不知守了多少日子,上无片瓦遮身,下无立锥之地。天若下雨,只好借人家的房檐躲雨,情不自禁,不觉两泪交流。房檐内人见了道:"你有眼泪往别处去哭。"又只好淋在雨中。所遇摸奶河边的人,都是等类。那有眼力的人看见那河中,也有背水纤的,拽瞎纤的,也有逆风掉棹的,也有逆水里撑篙的,纷纷不一,傍岸的少,淹死的多。眼中不知沉没了多少人。时伯济呆呆观望触目伤心,回头自想,看那些光景怎能有渡河的日子,只好和这些人一同淹没的了。口也不开,做哑装聋,垂头丧气,站在河边,哪有人来睬他。忽见河中来了一个小船,随风倒舵,顺水推船,在河中旋转。船上一个人远远的叫道:"河边人,要渡你过去,你站在此处,河水一涨,就要淹死的了。"时伯济不敢做声,仍是闷闷昏昏,且形如木偶,正是:假作痴呆汉,权为懵懂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