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富翁醒世录

叙述贪婪悭吝的财主钱士命为了敛财而不择手段,最终财尽人亡的故事。其意在规劝世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六回 半世经营无只字祸因恶积 一家欢乐得双钱福缘善庆
章节列表
第十六回 半世经营无只字祸因恶积 一家欢乐得双钱福缘善庆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西江月作恶遭逢决恶,循良际遇必良。从来天道自昭彰,报应疾如影响。

  为善自然得福,贪财立见乖张。世人若要子孙昌,切勿以钱为尚。

  话说钱百锡听了墨用绳的言语,要起空中楼阁,同折了匠商议了一番,办几根湿木梢,几根阴架绡了,起造楼阁,但见:囫囵木头,未经铲削。弄堂里难拽,毫无寸尺。板门上打折,加钉入木。作梁个作梁,作柱个作柱,斧头吃凿子,凿子吃木头。想要一边打墙两边好看,为何砖儿能厚,瓦儿能薄。

  用几根出头椽子,必须要借沟打水。弄几个急水里桩头,砌几垛螺蛳壳。打墙墨线弹弗准,倒会牵钻眼。石脚摆不足,弗是老把作。压火砖头,无一块,吹木屑的,很有人。

  费尽心机,造成了一座空中楼阁,外貌倒像花描,其实却是弄险。此等规模,岂能耐久。一日,钱百锡又要摆架子邀几个酒肉弟兄,男女混杂,一家齐集楼中欢呼畅饮,不提防那楼阁,旺了几旺,唿喇一声,转瞬坍了。楼阁中人,尽皆压死。

  当日钱士命为了金银钱,害死了多少人,到今无几时,一家化为乌有。正是: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。

  墨用绳闻得空中楼阁坍了,走来一看,只见一堆坍屋。不晓得其中压了多少人。见有一堵墙,尚未坍完,扳开了一块砖头,要望望里面,哪知倒压着自己的脚,墙壁又倒在身上,也做了一个压壁鬼了。正是: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

  没逃城内那些有名的小人,尽皆去世;那无名小人,正还不计其数。大约总是一流人物,即如熊医、说嘴郎中、烂好人等,虽属无关轻重,终不离乎小人风气。大人已久深恶痛疾,必要殄灭小人,将厚土填高,使世上永远不出小人,真是探本穷源之大作用。那时大人遂携了时运来的手,同至小人国,遣人遍处填高,小人灭迹。独家村中,但觉一派荒凉,满地瓦砾,梦生草堂匾额,一并又经朽烂,不见字迹,只剩有堂字的字脚一划,略动一动,连这字脚也尽行不见了。时运来触目惊心,喟然长叹,遂口占一阕《黄莺儿》道:有数本难逃,劝人生安分高,欺心自有天知道。强的莫骄,弱的莫焦,到头善恶终须报。放眼瞧,行凶霸道,哪个好收梢。

  大人道:"你要晓得此等小人,各有其名。"时运来道:"愿闻。"大人道:"钱士命丧心病狂,名为自道人;施利人欺贫重富,名为势利人;趋炎附世吮疮舐痔,名为勒脱人;刁钻奸狡巨滑,名为奸险人;贾斯文装腔作势,名为腼腆人;万笏枉生癞死,名为垃圾人;墨用绳死猫活贼,名为欺心人;邛诡人贫志短,名为命穷人;邛百卯人穷性富,名为压倒人;脱空祖师到手为财,名为浑账人;化僧穷奢极欲,名为无徒人;钱百锡挥金如土,名为懵懂人,皆不知金银钱的大道各执一见,随境遇以移性情,这是钱用人的人,不是人用钱的人。就是那妇人女子,也尽皆不知大体,妇德妇容妇言妇工,一些不谈,多为见短识薄,心高气傲,贪吃懒做,爱好轻狂,重赀财忘廉耻,性悍强,心嫉妒,无所不至,只为地土硗薄,故生此等之人。"正在谈论,路旁闪出一人接口道:"大人可晓得土薄所生的人,形体都未完全,比人各少一件。"时运来道:"看去宛像个人,并未见他少了一件。"那人道:"少在里面,不在外貌,故人皆不见。"大人道:"他们所少的是件什么?请道其详。"那人道:"那钱士命是没有天良的;这个人:肚饥不消三碗糠,困来弗消一忽眠。

  铜钱眼内翻筋斗,一代新鲜一代殷。

  那施利仁是没有面肩骨的,这个人见了:大佛磕磕拜,狗眼看人低。

  世间无难事,只要老面皮。

  那趋炎、附世两人,是没自面皮的,他们说道:为人在世乌嘈嘈,只要身上暖热肚里饱。

  怕啥面皮老,愿呼大卵脬。

  那刁钻是没有本心的,这个人:满面笑呵呵,心内毒蛇窠。

  口甜心里苦,面和心不和。

  那贾斯文是没有肩架的,这个人:硬装乔,鬼做刁,抬身价,自为高。

  见行家,难斯招。强撑持,舌也跷。

  做尽了,虚圈套。耳通红,脚难跑。

  那万笏是没有灵性的,这个人:蛀蟟高叫出身低,仰出头来惹是非。

  贫嘴不留穷性命,草鞋头上一堆泥。

  那墨用绳是没有肝胆的,这个人:人心不可测,莫信直中术。

  一嘴弗明亮,两眼墨焠黑。

  那邛诡是没有肚肠的,这个人:逆风点火自烧身,莫道无人却有神。

  一两黄金四两福,横财不富命穷人。

  那邛百卯是没有窍的,这个人:有的掉,没的傲。他马莫骑,他财莫掉。羊肉弗吃得,惹子一身骚。

  那脱空祖师是没有脑子的,这个人,不晓得:吃不穷,着不穷,思算弗通一世穷。

  搭着黄牛就是马,外头霍献里头空。

  那化僧是没有筋骨的,这个人:朝晨种树夜乘凉,莫管他家瓦上霜。

  辛苦赚钱快活用,小人得志便癫狂。

  那钱百锡是没有脬子的,这个人果然:爱赌身贫无怨,贪花死也甘心。

  门前大树好遮阴,有福不可享尽。

  此等人人身尚未变完全,原可不有于人世,亏得大人鼎力填高,使他地土丰厚,自此小人不出了。小人不出,自然君子道长矣。"大人道:"仙长何人?乞道姓名。"那人道:"他是何人我是谁,并无姓名。"时运来恍然猛省道:"原来就是燧人,这是我的救命恩人。"燧人道:"指引你到小人国去,并非恶意,不过要你见见此等人可以惩创逸志,既复遇见大人,即可感发善心。要使你得性情之正而已,我去也。"转瞬不见。时运来道:"原来这等人各有欠缺,所以比人有异。"大人道:"燧人已去,小人已经殄灭,土风已厚,从此天下无没逃城矣。心事已了,我们且归故土。"时运来遂同大人回国,在正行道路行走,步至情理中,抬头忽见一股光明正气冲来,内中现出一个金甲神祇,就是才出门时梦中所见的这位神道,手持一对金银钱,说道:"时运来今日你的名儿不比从前,这是你的子母金银钱,快些收去。"言毕忽然不见。但觉两个金银钱已在手中。

  低头细看,一个就是落在水中的子钱,一个就是父亲时行善所说的母钱,正是天生的一对,拿来收好,也无过还我故物,不甚惊异。从前失时不悲,今日得时不乐,坦然心地,仍与大人同行。不无略动思乡之念,不免面露愁容。大人早探其意,向时运来道:"时先生,人之和处,聚久必散。你我虽相契深厚,终无不散之理,以后不必形交,只可神交。先生离乡已久,我早已安排大船送你渡海回家,你意下如何?"时运来道:"彼此洒脱,无庸依恋。又承济渡,谨遵台命。"大人遂邀同好好先生、谦谦君子,来至海滩,共登大船,相送而去。但见海滩上起了一只海亭,来时踏着这块瓦,今却翻身盖在海亭上。行至海中,却见这条保佑的困龙,在云端飞舞,正是:瓦片也有翻身日,困龙也有上天时。

  海中却无波浪,来往船只,尽是平稳而行,没有一只使顺风的。看看来至彼岸,正是中华地界,海岸上的人,见了异样大船,尽皆惊骇,个个称扬,人人羡慕。时运来毫不在意,藏好金银钱,告辞了大人登岸。大人道:"时先生此刻我们虽然分别,你我神交,与天地休。"时运来道:"小生身回故土,一心不离大人左右,岂敢有忘正行道路!"大人道:"你我相交,原不在于形迹,你稳步回家,我去也。"大船早已开行,一径回大人国去了。

  时运来此时望旧路而回,气色态度,端的大不相同,回想从前时伯济时,宛如隔世。正是: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

  时运来得了两个金银钱,回至家中,拜见了父母,相见了兄嫂妻子,但觉父母欢欣,兄嫂妻子和乐,一家老少安好如故,骨肉仍旧团圆,天伦永远叙乐。便口占一绝道:翻身跳出是非门,今日方知天子尊。

  一念不忘天地德,寸心常感祖宗恩。

  时行善道:"你去游学多时,所历何地?所遇何人?金银钱子母如何团圆?"时运来遂将一对金银钱奉上,把出门后在海滩失去金银钱,如何落水,燧人相救;如何入了小人国,遇着钱士命,如何遭挞;见了施利仁、趋炎、附世,如何受气;邛百卯借钱不遂,如何挑唆;万笏如何含血喷人;贾斯文如何拖人下水;刁钻如何冷笑;一脉隖中有墨用绳,前世寺内有化僧;脱空祖师的法术,邛诡的被杀,钱百锡的行事;后来得济摸奶河,大人殄灭小人国,自始至终,细细说了一遍。时行善道:"原来世上却有这等的人,人性本善也,只要能复其初,过而能改,则复于无过。"钱士命若得疏财仗义,倒可做个仁人;施利仁若是居心平等,却是一个能人;趋炎、附世若是心存羞恶,还是一个庸人;刁钻若是公行正道,也是一个解人;贾斯文只要忠厚率真,便是正人;万笏只要安分守己,便是直人;墨用绳只要居易俟命,便是好人;邛诡苦守清贫,倒是高人;邛百卯勤心劳力,不过苦人;脱空祖师账清理直,实是明人;化僧清心寡欲,尚是个趣人;钱百锡量入为出,岂不是个福人。可惜这等人,投错了胞胎,生在小人国内,所以各执偏见,尽为金银钱所累,不明金银钱大体。幸得大人将他风土转移,可保将来世上不生此等人矣。然此等人,正可为世上人说法,试将此等人-一遍告世上,那钱士命有财而谋财,不肯用财,一味的重财。世上的重财人听者:《如梦令》钱果如泉水,水滚不息。川流转运,造物忌人兜一泄。如注必尽,勿吝勿吝,乐善好施最稳。

  那施利仁、趋炎、附世,只为爱财贪财,所以趋财。世上的趋财人,听者:其二冷暖心肠宜屏,何必豪华堪敬。贫乃士之常,人品在乎德行。心正心正,富贵穷通平等。

  那刁钻、万笏、贾斯文、邛诡、墨用绳只为无财而想财,傲财所以求财。世上的求财人,听者:其三言仁而行高品,大道生财亦顺。勉强想银钱,终究毫无所进,安分安分,君子固穷务本。

  那脱空祖师、化僧、邛百卯、钱百锡有财而无财,无财为有财,以他人之财,为自己财,所以轻财。世上的轻财人,听者:其四本号财源如水,今古流通不滞。天物莫轻看,消长盈虚随你。休费休费,泼水欲收难矣。

  天下有金银钱,乃天下之物,天下人得之。是以奉劝世上诸人,爱财应有度,不可自失品德,见钱如命。此书作者,原为劝人起见。仔细玩读,觉天下小人确有此等作为。掩卷思之,仿佛钱士命与施利仁如在左右耳!